追寻先烈的足迹|临刑前他说“共产党人是不会跪下的!”

国际新闻 阅读(733)
?

华龙网 - 8月16日下午6点新任重庆客户(记者李华乔)遭受高官折磨,忠于父亲的爱. 70多年前,26岁的共产党书记中国党何公伟,面对许多考验,没有轻微的震动,他总是坚定共产主义信仰,严格遵守党的秘密。最后,他选择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党和人民的事业。

敌人遭受酷刑和折磨。他很平静,自给自足。

1941年1月,“皖南事变”爆发,国内局势恶化。根据中共中央南方局的指示,中国共产党鄂西省书记何功伟躲在恩施的一个偏远村庄,等待机会。

在这个时候,间谍并没有放弃追求像何公伟这样的地下人。 1941年1月20日,何公伟因叛徒被出售而被捕。

何公伟的监狱在恩施方家坝举行。这是一座高山大坝,位于恩施市以西20多英里处。 1941年,共有400多名共产党员和爱国进步人士被拘留在这里。这个僻静的山林变成了“人类的地狱”。

驻恩施的国民党第六战区司令陈诚和湖北省委书记陈诚得知何公伟被捕并告诉他:他必须要转身。

在国民党特别事务的私人法庭上,何公伟发表了慷慨的讲话,谴责国民党违反国共合作宣言,非法逮捕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破坏团结和抵抗。

件释放我。“

真理永远站在正义的一边。何公伟原本是一名囚犯,但此时他成了“审判官”。第六剧院党政工作队的负责人夏阳非常生气,他拍了拍桌子喊道:“拿起烙铁!”

何公伟平静而冷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面对敌人的折磨,何公伟没有丝毫的恐惧,也没有放过。

高级官员没有触及他,他正在与监狱中的说服者争论

何公伟被送到阴暗的牢房。没过多久,警卫就发了一封信。这是叛徒郑新民写的劝说信。在信中,郑新民提到了很多因叛乱而成为“大官”的人,试图用何国伟来改变何公伟。

何公伟不为所动,拒绝回答。

然后,第六剧院区党政工作队参谋长以特殊方式入狱,向何公伟送去牙粉和牙刷。他是何公伟的高中同学。间谍希望他利用他以前的友谊来说服何公伟。

“我们是两个同学,但我们采取了不同的道路。只要你愿意现在回头,你就可以.”当他说他还没说完话时,他被何公伟打断了:“我建议你回去停下来。跟随那些责怪国家和人民的人。“

在几次试图说服失败之后,陈诚先后派出了一些“名人”作为游说者,试图在理论上说服这位年轻的共产党员。然而,陈诚并不认为何公伟的每一次劝说都是一场辩论。有一次,国民党湖北省委主席入狱,说服何公伟,一口气说了很多理论。

何公伟微微咧嘴笑笑道:“谁不爱国?谁不回家?有些陈冰万,不打日本鬼子,而是围绕新四军,屠杀共产党,摧毁团结,摧毁大国战争!”何功伟说得更兴奋,声音越来越高。在何公伟的论证中,阴沉的细胞似乎有了明亮的光芒。

在狱中写一封绝望的信。敌人觉得“这个人很棒”

劝说和辩论一再遭遇,陈诚仍然不放弃。他命令石头驻扎在军队中,迫使何功伟的父亲何楚雨飞到石首,来到恩施说服他试图利用他的血肉来影响何公伟。

何公伟是个孝子。他在7岁时去世,由父亲抚养长大,所以他与父亲的关系特别深。何公伟听到父亲要来探望他,写了一封绝望的信,希望他父亲看到这封信后不会来。他在信中写道:胜利之路极其曲折,但最终将成为新民主主义新中国的天堂。这是孩子们所信仰的。未来,当国旗在东方时,成年人可以结束他们的难民生涯数年。他们将返回家乡返回家乡。他们将在和平和娱乐中生活和工作,享受夜景。今天,尽管失去儿子的痛苦,他们将能够突破光明的未来。并且。

何公伟的最后一笔付款是“不孝”。然而,这封信并没有发出,而是在陈诚手中。读完这封信之后,他写道:“这个人很棒。”

父子俩在监狱见面。何楚熙听了间谍,说服何公伟转过身来。何公伟面对父亲,心情复杂。他知道他的父亲急于拯救他的儿子,但他已经看到了敌人的伎俩。为了说服他的儿子,何楚瑜在恩施呆了四十天。每两到三天去监狱。

上次他去监狱的时候,何公伟痛苦地对父亲说:“爸爸!你不想再和他们在一起了!我对世界是正义的,因为个人的个性十足。头可以被打破,血液可以流动,但头部永远不会指向!

面对死刑,创造一首歌来开一个“监狱音乐会”

1941年9月,何公伟和被拘留在方家坝的三四十名“政治犯”被转移到恩施市南部的谭家坝玉泉坡监狱。

何公伟被拘留在4号牢房的地下室,牢房是一个陡峭的山坡。何公伟很少有机会与同志联系。所以,他想用他的声音传达他的思想,激发每个人的斗志。

每天晚上,这首歌从地牢的窗户飘来飘去。 “监狱音乐会”就是这样开始的。

在何公伟的声音呼唤下,第二,第三和第四格的同志们走到窗前,齐声地唱着高尔基的《囚徒曲》。

何公伟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年轻人。当时,他在监狱里唱了很多歌。每个人最难忘的事情就是他在监狱中创造的那个《狱中歌声忆许云》。这首歌由何公伟写给他的妻子徐云,用邢星海写的《夜半歌声》曲调:“夜晚正在阻挡黎明,只有阴影悬挂,枷锁在身边,愤怒在里面燃烧.“

1941年11月17日早晨,当天空阴云密布时,何公伟在玉泉坝的护送下到了方家坝五道的后面。他知道最后的测试已经到了。

在他被判刑的时候,间谍仍在说服何公伟转过身来。只要他回头,给他一个生活方式。何公伟冷冷地笑了笑,走到了执行场地。

间谍希望他跪下来。何公伟激怒了:“共产党人不会离开!”

何公伟去世后,消息传到了重庆。在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八路军办公室的工作会议上,周恩来亲自宣读何公伟的绝望信,并将贺公伟的故事传达给延安市中央委员会。延安各界人士在八路军大厅举行追悼会。《解放日报》发表了一篇社论《悼殉难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