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昊然:我是个急脾气,从小被打到大,还差点被杀猪刀毁容!

国际新闻 阅读(713)

  

  铁甲依然在!《九州缥缈录》低调开播,刘昊然独挑大梁饰演吕归尘,那个温和仁厚的少年,那个不擅斗争却要保护他人的少年,那个宁负自己不负所爱之人的少年。

  刘昊然在首部自传《见风》里写道:“我希望,自己有足够的运气与足够的勇气去见到命运里不同的风;也期待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够被这些涌动的气流雕刻成不一样的山川与河流。”

  无论是刘昊然,还是吕归尘,期待硝烟弥散之际,便是他见风归来之时。

  

  以下内容节选自《见风》

  作者:刘昊然

  

  意外

  从我人生中刮过的第一阵风,对我爸妈和姐姐来说,都是一阵意料之外的狂风。根据我姐姐的说法:“我都过了十一年三口之家的幸福生活了,为什么突然就多了一个弟弟?”

  听我妈说,她跟我爸一直也只打算要一个孩子,但没想到后来又有了我。爸妈的心态倒是挺好的,觉得既然有了那就生出来吧。

  我是在舅舅、伯伯家长大的,对那时候的生活,有些模糊的印象,但都不深,伯伯带我住在老家,爸妈也会经常过来看我,所以基本上两岁之前都没在家里住过,一直跟伯伯和大娘的关系特别亲。

  再后来,因为伯伯家的女儿在珠海那边,他们也打算过去陪孩子,于是就把我一起带到了珠海,我也就在珠海那边念了一学期的幼儿园,再后来才算是真正回到了家,跟着家人一起生活了。

  我出生之前,我姐一直觉得自己家是三口之家,而很奇怪的是,我也一直觉得自己家是三口之家。可能是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姐姐已经开始上初中住校了。后来直到她上大学之后才经常出现在家里,那段时间对我来说,就像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家长一样,怪吓人的。

  

  急脾气

  其实,我跟我爸性格也越来越像,他是急脾气,我也是,但只是受不了别人磨磨蹭蹭地做事情。

  在做事的时候,我们都希望事情的发展能跟自己想的是一样的,如果超出控制范围,或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整个人就会觉得很崩溃、很头痛,第一时间就接受不了。

  我跟我爸不一样的是,他是一个从小就很独立的人,而我独立的性格却是在来北京之后才慢慢培养出来的,从十二岁到十八岁,在离开他独自在北京生活的这六年里,慢慢学会自己拿主意,为自己做的每一个决定负责。

  

  从小打到大

  再者就是,我上面还有个姐姐压着我。

  姐姐是个个性很要强的人,我也脾气暴躁。小的时候我们俩互相看不惯,姐弟俩一见面就吵架。有时候又吵又打的,一打起来就是拽头发、扯衣服、拿凳子,越打越凶,但我爸妈倒是谁也不帮。我爸就在旁边乐呵呵地笑,像看热闹一样在旁边天天看我们两个打架。我妈还会拉拉架,我爸却还劝她:“打打打,没事,打完了就不打了。”

  印象最深的是我姐大学毕业那阵子,我还在上小学。女孩子大学刚毕业时正处于敏感时期,那时候我姐这个人呢,既没找工作又没谈对象。家里人就天天唠叨她,每次一唠叨她就心烦,她烦也不敢在爸妈那儿发火,所以她就天天管着我。

  有一天,爸妈都出去了,我在家写作业,她在家里监督着我。其实在一般情况下,如果爸妈都不在家时,那我肯定想着得偷偷玩一会儿,看看漫画,看会儿电视之类的。

  我姐就往客厅的沙发上一坐,吃着水果,看着电视,听着歌,然后像个包工头一样紧盯着人。我一想跑出去她就叫我。“嘿!”我当时就觉得,“你在那儿吃着水果看着电视,让我一个人在这儿写作业!”后来没说两句我们俩就吵起来了,吵着吵着就开始打,打着打着我爸妈就回来了。

  我觉得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相处模式,是我和我姐表达彼此感情的独特方式。我们都觉得彼此是一样大的,是平等的。我并不觉得我姐比我大就必须要让着我,我姐也并不因为我比她小而觉得我需要被看低。在这个家里,我们是两只一起长大的小动物,靠武力解决问题,因为爸妈的爱是平等的。

  我也知道我姐爱我,我放肆地享受着她的爱。在北京上学的时候,每次手机快没话费了,就给我姐打电话说:“姐,帮我充点话费。”

  直到现在,因为自己本身也不太习惯网上购物,所以一直也没有网银,如果想买点什么,就会直接跟姐姐说:“你帮我买个什么什么东西呗。”基本上都是这样理所当然的。

  人好像是一种奇怪的生物,跟越亲的人就越容易放下所有的界限,越容易发脾气。我想,这是因为我知道在他们身边,我是最安全的。

  

  差点被杀猪刀毁容了

很浅很浅的疤,其实那是小时候被杀猪刀捅了一下留下的,现在想想真是命大。

  说起来真的挺好笑的,当时也就五六岁的年纪吧,那时候老家街边上有卖猪肉的摊贩,摆摊的时候会直接架一个很大的铁架子,铁架子上挂满一排铁钩子,然后再把铁钩子上挂满肉。有人来买肉时,顾客随手一指,师傅就直接去切,顾客要哪块就去切哪块。

  那天我也不知道发的哪门子呆,就站在一排肉后面,人又小,被肉一挡就看不见人了。有人来买肉,师傅没看见我,一刀就从外面捅过来。那刀穿透肉,直接就戳在我的脸上了。

  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惊了一下往后一退。脑子应该是一片空白了,手下意识地去摸脸,拿到眼前一看,糊了一手的血。然后就听到我姐的声音,她一边哭一边尖声喊道:“妈 !弟弟毁容了!”

  只记得印象很深的是,从看到血的那一刹那到去医院的路上,我都是没感觉到痛的,就是觉得有点蒙。想着,血流得这么多,是不是要毁容了?去了医院,伤口确实挺深的,缝了几针。我记得我妈在医院稳住我的头,让医生下针。

  那时候天色好像暗了下来,我姐躲在诊所门外面不敢进来。我偏头看我妈的脸,她脸色煞白,两只眼睛通红,眼泪不停往下掉。

  

  后来出了医院,麻药过了才开始感觉到痛得厉害。整个人都肿了一圈,我一边看着镜子里的纱布和像猪头般的下颌,一边忧心忡忡:“难道从此下巴上就多了道蜈蚣大伤疤吗?”

  后来很多年里,被杀猪刀捅过一刀的事在家里逢年过节时,成为亲戚间茶余饭后的笑料。我自己也常常拿来作为小时候的笑谈和朋友们说起,并总结道:“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在人家肉后面,可能觉得肉那边比较凉快?”

  但关于痛的矛盾记忆,却一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后来在被迫需要去挖出伤痛来承担别人的人生时,我有时候会想起这一刻。

  我会想,痛可能不是那么直来直去的,可能人在受到真正的创痛的时候,在比想象中更长的时间段里,是苍白麻木而无知觉的。

  而作为一个平凡的普通人,在面对飞过来的刀尖的时刻,是无法像《黑客帝国》里厉害的黑衣主角一般有思考和闪躲的空间的。

  而在我那时候的痛里,每次想起的,是妈妈默默流下的眼泪。

  ◆◆ 咪小咕荐读 ◆◆

  《见风》是刘昊然首本自传,写了刘昊然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在扮演不同角色时遇到的人、经历的事。

  身为演员,他经历了很多人想象不到的初次,初次试镜、初次拍戏,初次陷进角色里哭到崩溃,初次对自己的作品感到没有底气……

  但同样身为一名普通的学生,也经历了跟很多人一样的初次,初次离家外出求学,初次备战高考,初次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感觉……

  《见风》

  作者:刘昊然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