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形象设计史料展出

国际新闻 阅读(1360)

2019-09-06 09: 57: 28

资料来源:新京报

作者:$ {新记者的名字}

主编:叶潘

2019年9月6日09: 57来源:北京新闻参与互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国家形象设计展》有40多个设计案例作为线索,有国旗,国徽,国歌等国家形象,以及代表天安门广场和人民大会堂等国家发展的建筑物,以及汽车,自行车,电视机,缝纫机等民用产品的外观。

本次展览从设计的角度回顾了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形象的形成过程,使观众能够全面了解国家形象的构成。本次展览由设计周组委会共同策划,并受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邀请,系统地梳理了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国家形象设计。

9月5日,北京国际设计周主题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国家形象设计展》在中国千年纪念碑美术馆开幕。客人们正在观看国旗的设计。摄影/新京报记者蒲峰

大量珍贵的历史资料首次公开展示

本次展览重点关注国家形象设计的历史。中国新国家形象的设计始于1949年6月。周恩来主持了新一届政协筹备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决定成立六个小组。第六组负责起草国旗,国徽和国歌项目。第六组由马旭伦领导,叶剑英和沉延兵为副组长。成员包括张一若,田汉,马一初,郑振铎,郭沫若等。

那时,国旗,国徽和国歌的设计都是必需的。国旗要求“严肃和简洁”为主要要求,国徽要求“庄严和辉煌”,为国旗和国徽设定不同的风格。同年9月,全国政协筹备委员会向全国发布了《征求国旗、国徽图案及国歌词谱启事》,通过主要报纸向全国发布,随后进行选拔,修改和确定。

本次展览以40多个设计案例为线索,系统地梳理和展示了这些国家形象的设计过程和理念。同时,它融入了与提高人们生产和生活水平相关的重要设计,生动地,立体化地展示了这一时期。

记者了解到,本届展会上展出的大量设计手稿和图纸都是首次亮相。它们是从中国许多博物馆,企业和其他单位收集的珍贵历史资料。

客人正在看人民大会堂的设计稿。摄影师/北京新闻记者蒲峰

系统展示形象,建筑和人民生活设计

展览分为三个部分:形象,建筑和民生。图像部分包括国旗,国徽,国歌,人民币,邮票等设计,特别注重设计形成过程。例如,鉴于国徽最曲折的设计过程,展厅内有一个特殊区域,由梁思成,林徽因和实用艺术部主持,呈现清华大学建设系的设计。中央美术学院,以张鼎,张光裕和周玲钊为主要成员。他们之间存在分歧和合作。国徽模式融合了双方的规划。

建筑部分介绍了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人民英雄纪念碑和新中国其他大型建筑的设计过程,重点是建筑模式的设计。例如,关于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天花板的设计,参与设计的长沙纳表示,她的原创设计直接使用了敦煌图案风格的花瓣,形成了圆形浮雕装饰。天花板的中心。有人告诉她,设计应考虑到5000人宴会厅的整体照明,通风和结构需求。这是不断修订的。

此外,人民大会堂的枝形吊灯上的石膏花形成了统一的风格,采用传统的唐代花卉图案,莲花的花瓣,宝花,牡丹花,以及后来的太阳花。这种风格既有国家风格又有现代风格,按照大会堂的建筑形式和功能进行设计。

人民生活文章展示了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一系列原始民间生物。有井冈山品牌汽车,永久自行车,北京电视机和熊猫品牌收音机等大件物品。还有小水壶,算盘,煤油灯和铁皮玩具。宾语。展厅内张贴的一系列海报展示了新中国初期人们的热情。

客人正在观看第一套人民币。摄影/新京报记者蒲峰

■设计故事

●国徽

梁林队与张炜队的分歧与合作

最重要的国家形象标志,国旗和国歌在新中国成立前发布。国徽仅在1950年6月23日正式定稿。期间发生了什么?

从1949年7月到9月,公共收藏毫无结果。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托梁思成和林徽因主持清华大学建设部和张健,张光宇,周灵琦等中央美术学院人员设计国徽。

两队的设计各有特色。梁林计划主张国徽模式应继承艺术史上的历史传统,采用民族形式。张伟团队认为,历史传统的继承应该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应该继承可以为人民服务的部分。我们不能盲目地模仿古董,我们必须引入新的古董。

梁林计划主张不在国徽中使用天安门的形象。原因是天安门是一座建筑。架构更难。它不应该用作国徽的一部分。应避免使用国徽作为“风景图”。他们主张国徽形状最富有图案,装饰风格逼真,容易流淌。

张伟团队在《国徽应征图案说明书》提出异议。他们认为,齿轮,嘉禾和天安门是国徽模式的主要组成部分。特别是天安门应该是主体。即使它被描绘成山水画,也有世界国家标志的地理特征。山水画很多。 “因为这种形式,你不能伤害这个主题。”此外,现实主义很受欢迎,而不是粗俗。

这两个项目也有很多共同之处。例如,Golden Harvest的设计是小麦和大米,它覆盖了北方和南方的主要粮食作物,并且比单一的谷物模式更具代表性。

正如张伟在《国徽应征图案说明书》中所说的那样,两队的设计是分开的,合作的。 “为了丰富设计内容和表达方式,我们交换了意见,并接受了梁先生的许多宝贵意见。”

国徽的最终计划结合了两个团队的设计。例如,天安门的设计来自张掖队,而五星红旗元素则是梁林的贡献。 1950年9月20日,清华大学建筑系高庄的浮雕图案后,毛泽东主席宣布国徽为国旗,天安门,齿轮和麦穗,象征着中国人民民主革命斗争以来新的民主革命斗争。五四运动。以工人和农民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下的工人阶级领导的新中国的诞生。

●天安门广场

25个程序讨论如何修复和修复正方形

天安门广场始建于明永乐时期,是皇城的主要入口。 1949年建国仪式结束后,天安门广场规划开始实施。从1950年到1956年,共发布了25个规划计划。关于天安门广场的性质和规模,旧建筑的处理和广场的规模,人们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展览展示了围绕该计划的不同选择和辩论。

这25个项目主要从四个问题开始。第一个是关于广场的性质,有两个观点: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有人认为天安门广场象征着这个国家。周围的建筑应该由该国的主要领导机构主导。与此同时,应建立革命博物馆,成为一个政治中心。有些人认为广场应该由博物馆和图书馆主导,并成为一个文化中心。

关于广场周围建筑的规模,有人认为天安门广场代表着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前面或中间应该有一些高大雄伟的新建筑,这将成为城市建筑的中心和高峰。有人反对天安门和人民英雄纪念碑不高,周围的建筑物不应超过它们。它应该相对较低。

对于旧建筑的处理,有人认为旧建筑(前门,箭塔,中华门)和新时代的大建筑相对较小,必要时应予以放弃;另一种观点认为,旧建筑是历史遗产,应该保留。

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广场的大小。应该相对宽广的想法是因为天安门广场作为集会的中心广场,应该开放到30-40公顷。从建筑物的比例来看,有人认为它不应该太大,20-25公顷。

这些问题在讨论中逐渐一致:广场的宽度设定为500米,两侧建筑物的高度形成了广场的主要天际线为30-40米。通过这种方式,在人们的视野中,你可以看到两侧的建筑物,但站在广场上,并不限制建筑物的视线。

广场采用对称布局。人民大会堂,中国革命博物馆和中国历史博物馆两侧形状相似,但外观不同,一盏明灯,一盏灯,一盏真,一virtual virtual。天安门和正阳门位于中轴线上,纪念碑位于广场中间。树木和柱灯也是对称的。这些使方形外观简洁,简洁,生动。

随后,天安门广场进行了一步一步的扩建和重建:从拱门的拆除,三个门,拱门,红墙,广场的扩建,到人民的纪念碑的完成英雄,天安门广场,中国革命博物馆和中国历史博物馆,人民大会堂。最终,天安门广场迎来了历史性的转变。

天安门广场建设。摄影/新京报记者蒲峰

■对话

何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国家形象设计反映了最初的心脏

本次展览的特别设计是一系列手稿,图纸,草图等,展示了我们熟悉的国家形象设计是如何逐步展开的。展览策展人之一,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何杰表示,设计演变过程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理解设计的目的和概念,从而达到初衷。新中国成立的目的更直观,更深刻。了解。

何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摄影/新京报记者蒲峰

新京报: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国家设计是如何反映“新中国粉丝”的?

何杰:要完成设计过程,设计师需要深入了解设计本身的意义,找到适当的元素来展示它,然后得到群众的认可和理解。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主要国家形象设计典型地体现了这一过程,突出了当时的一些观点。

例如,人民的性格,国旗和国徽充分反映了人民的本性。国旗反映了革命人民的伟大团结,国徽上也有工农代表。从这些设计的形成,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新中国成立的初衷和目的,也看到了老一辈革命家的理想和设计师对国家和国家的感受。

我觉得通过这个项目,我可以深刻理解设计与国家和人民之间的关系。举办这个展览是对设计本身价值的重新理解。在今天这种变化的情况下,设计不能离开为人民服务的目的。

新京报:展览详细介绍了国徽的设计过程,包括一些论点。什么目的?

何洁:这是一些从未展示过的珍贵设计。例如,当时有数十个国旗和国徽。我们希望尽可能多地展示设计理念和最终版本。

为什么国旗和国徽最终会这样解决?通过对所显示的一些文档的解释,每个人都可以看到里面的故事,一开始就选择哪个程序,以及在开始时选择哪个程序来理解设计过程。

普通大众不了解这些故事。在展览背后看到这些故事,将珍惜国家的发展,珍惜今天。国徽和国歌对于我们后来对国家建立的理解非常直观。

新京报:展览重点关注建筑设计展示中的建筑模式。新中国的建筑模式表达了什么?

何杰:为迎接新中国成立10周年而建的十大建筑,都试图用象征性的建筑来展示新中国的成就和精神状态。新中国的成立令人震惊,需要新的建筑符号来反映。因此,以十大建筑为代表的新中国初期的建筑风格,继承了传统建筑,但更具创新性,尤其是一些建筑的装饰。

本次展览中包括国家博物馆,人民英雄纪念碑和国家文化宫等建筑的图案,都是中国传统文化和新中国创新的地方。展览中展示的设计过程让我们了解设计师为什么这么认为。回顾这些经典设计对于我们今天开发设计非常有用。

我认为今天看到的十大建筑都是非常民族和中国人,他们在我们心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新京报:这些设计大部分都是在新中国成立后的10年内完成的。您如何评估当时的设计水平?

何洁:我认为,在国家形象设计方面,当时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它反映了那个时代人们的健康和振奋的气氛。每个人都会看一看民生产品的设计,包括海报,这将强烈感受到国家的繁荣和人民参与国家建设的热情。

这确实是那个时代的真实反映,融合了时代的精神面貌,当时的设计映射也促进了那个时代的发展。

还有一个独特的功能。参与设计的很多人都是设计界和艺术界的名人。与国徽的设计一样,有梁思成,林徽因,张伟等。邮票设计也有钟玲,张薇等艺术家的参与,技艺水平和形式都很高。在项目的最终选择过程中,广泛听取了各界人士的意见,国家领导人直接参与,达到了这样的高度,今天他们被认为是经典。

新京报:共和国初期的国家形象设计对当前中国设计有多重要?

何洁:新中国初期的一系列国家形象设计对当代影响很大。今天我们将审查它们,因为影响仍在继续。今天,中国已进入深化改革和转型的时期。该国必须从高速发展转向更高质量的发展。各界人士正在审查。我们是谁?我们将来应该去哪里?

从这样的展览中,我希望人们现在能够理解一些真理,为我们的未来提供经验,少走弯路。最重要的是要从中学习,为中国设计走向世界的更高层次奠定基础。

新京报记者倪薇与记者普丰合作

[编辑: Yepan]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文化频道

专题:新中国成立70周年

>文化新闻选择:

国家图表十周年画廊:宋本聚集了许多孤儿。 2019年中国(曲阜)国际孔子文化节开幕。宫廷学院院长单启祥将故宫移交给未来600年。 “倾盆而不漏”的神奇民族瓷器。从光华寺到白石桥,110岁的国家图表很年轻。 台湾微雕大师陈凤仙:将泰山的记忆融入他的创作中。近千年来姚家营洞的第一次改造和保护是第二大规模。不仅是男性版《天鹅湖》,还有他的舞蹈部门颠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