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仁药业18亿元现金蒸发 大股东股权遭冻结已有先兆

国内新闻 阅读(1350)
辅仁药业18亿元现金“蒸发”大股东股权遭冻结已有先兆投资快报告

无法兑现股息的富仁药业在资本安全,信息披露和内部控制方面面临重大风险。本周,Furen Pharmaceuticals获得18亿现金,但无法获得6000万股红利,这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并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查询。但实际上,富仁药业的账面上有18.16亿元人民币,却无法向股东分红6000万元。这不可避免地提醒投资者是否有任何大股东非法使用资金。与许多上市公司资本链危机危机的动机相似,Furen Pharmaceutical的财务困境是第一个被传播的。控股股东富仁集团的资产突然冻结。

持有18亿现金,却无法获得6000万点红富仁药业的平地。

本周,Furen Pharmaceuticals获得18亿现金,但无法获得6000万股红利,这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并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查询。

7月24日晚,Furen Pharmaceuticals回复了一封询问函。根据公告,截至7月19日,富仁药业及其子公司总现金收入为1.27亿元,其中大部分仍处于受限制状态,限额为1.23亿元,无限制金额为377.8万元。元。

受此消息影响,Furen Pharmaceutical已经收获了两个下限。截至26日收盘,富仁药业收于8.16元。

根据富仁药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分配方案:以公司总股本6.27亿股为基础,每股派发现金红利0.1元(含税),现金红利总额为分发了6151.58万元。

Furen Pharmaceutical原定于7月19日注册并于7月22日完成现金分红。但是,7月19日晚,Furen Pharmaceutical突然宣布,由于公司的资金安排,现金股利没有根据相关分配法规,现金红利无法按原计划发布,因此申请继续被暂停。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的季度报告显示,富仁药业的货币资金为18.16亿元,远远高于待分配的现金股利金额。换句话说,富仁药业的账面上有18.16亿元人民币,但却无法向股东分红6000万元。这不可避免地提醒投资者是否有任何大股东非法使用资金。

主要股东有多个冻结股票并拥有前体

与许多上市公司资本链危机危机的动机相似,Furen Pharmaceutical的财务困境是第一个被传播的。控股股东富仁集团的资产突然冻结。

据统计,自2019年5月31日起,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富仁药业已发布13份控股股东冻结公告。这些司法冻结股票大部分是由于Furen集团涉及私人贷款并被各种金融机构起诉,最终被另一方申请“财产保全”。裁定这些股票被冻结的地方法院包括郑州,合肥,北京和上海。西安,南平,石家庄,广州,深圳等地。

根据富仁药业的公告,截至7月24日,控股股东富仁集团共冻结了2.8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03%,占富仁集团持股比例。这是100%。

一些分析师认为,在短时间内,富仁集团资金链危机的主线可能是2018年的P2P热潮。

2016年,富仁集团的子公司河南富仁控股有限公司投资3.9亿元参与长期恒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获得40%的股权,并成为九一科技的第一大股东。技术是p2p平台的短传播网络的运营商。

上述情况意味着大股东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风险大大增加。根据最近Furen Pharmaceutical披露的公告,自6月以来,该公司已集中发布了13份“关于冻结控股股东股份的公告”。根据相关公告,由Furen Group持有的Furen Pharmaceutical Co.Ltd。的45.03%股权已被冻结。虽然Furen Pharmaceutical尚未披露冻结Furen集团股权的具体原因,但这些密集股份冻结公告似乎已向市场披露,而Furen集团也经历了资金链危机。出现了一系列债务纠纷。

股票被冻结,几家公司的主要股东的资本链焦虑不安

除了富仁制药,大股东不再非法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但是,股份中大股东的存在有相似之处。

7月24日,浙江广厦()宣布,第二大股东广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厦建设”)因买卖合同纠纷,4730万股浙江广厦持有的所有人都被司法冻结。冻结开始日期为3年。

件3.26亿股,占37.43%。公司的总股本。 %。因此,此股份冻结不会影响公司的控制和生产业务。

42,357,232股流通股被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8.12%。

邹永航是航空航天通信的第二大股东,也是海洋智慧的实际控制者。该公告显示,其股权冻结的原因是邹永航为智慧公司的银行贷款提供担保,而智慧未按时归还贷款。

许多航空航天通讯公告显示,智慧海派作为公司的重要子公司,近年来利润持续增长,已成为上市公司的重要利润来源。然而,近期,智能海派资金相对紧张,上述3000万元(到期日为2019年6月20日)已部分逾期。

投资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