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划转社保将全面推开 6600亿央企资产输血养老金

国内新闻 阅读(1012)
6600亿央企资产“输血”养老金国资划转社保即将全面推开

周伟

“80年代和90年代之后,只有很多孩子,未来养育四个老人是必要的。过分依赖家庭养老金是不现实的。”张华(化名)是中部省份的公职人员。

张华在21世纪的经济报告中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他并不担心自己未来的退休金。张华也很清楚,他们这一代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属于中国历史上三大婴儿潮一代之一。退休后,整个社会的压力将会增加。

中国正面临着“不先富起来”的局面,养老金能否持续下去始终是一个笼罩在公众面前的大疑问。一些研究机构发现“2035年累计养老金余额将用尽”,4月份发布的报告再次引发了7月份的热议。

人力资源和社会科学部一再强调,中央政府高度重视养老保险,并为一系列积极,全面,科学的措施做好了准备。它可以充分保证全额及时的养老金长期支付,充分保证了系统的健康和稳定。跑。

最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主任于伟在发布会上明确表示将确保全额按时支付基本养老金。

随着社会保障费减免政策的推进,应对措施正在加快。 7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今年全面启动国有资产向社会保障转移工作。在不久的将来,35家中央企业将实施转移,共有58家中央企业转入社会保障,投资6600亿元。

10%的国有股权目标加速

2018年5月,中国再保险集团发布公告,中国和美国财政部第二大股东将其10%的股权转让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

2018年12月,人保财险发布公告,促使股东权益发生变化,并将财政部持有的10%股权转让给社保基金理事会。转移后。社保基金收到的限制性流通股和以前持有的流通H股占中国人保总股本的16.54%。

2018年,中央一级分两批转移,其中中央管理企业18家,中央金融机构6家,涉及国有资本1300多亿元。中国再保险和人保财险是两个具体案例。

这些是国务院2017年底发布的《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的具体实施,旨在通过转让部分国有资本来弥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缺口。

7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启动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和金融机构10%的国有股权,并将其转入社会保障基金会和当地相关实体作为金融投资。根据规定有权获得收入和其他权利的人。

转移金额大幅增加,涉及的公司数量也几乎翻了一番。日前,财政部披露了国有资产向社会保障基金转移的最新进展:中央层面已完成两批24家企业的转让。在不久的将来,将有35家中央管理企业转让,所有这些企业都将由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的中央企业转让,涉及国有资本5217亿元。结果,中央59家企业转让的国有资本总额将达到6600亿元。

“当我们在1997年进行社会保障改革时,有一个转型成本。当时这个成本并不好,这导致我们整个养老保险负担相对沉重。现在减少这个成本是一个好主意。企业贡献率提高3个点,降低企业成本。这个过程的开始。但还不够。为减轻企业负担而不降低退休人员养老金水平,唯一的办法就是丰富社会保障中央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通过转让国有资产,对过去没有做出承诺的过去负责。

自今年5月1日起,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率降至16%,一般使企业受益。从上半年实施情况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减少676亿元。

不仅在中央层面,地方政府也会采取行动。财政部资产管理司司长卢庆平在最近的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除了浙江和云南的试点省外,其他省份也进行了转移的准备工作,包括调查公司的情况和制定实施计划。选择接受主体等。

推进整个计划

“转移资产的中央企业59家,应当是中央企业管理较好,规模较大的企业.9家企业占总数的一半以上。目前适合转移的中央企业估计在此批量。”中国财政科学院公共资产研究中心主任温宗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款包括明确的产权,转让后不失去控制权的国有股东以及正常的经营利润。

从上述中国再保险和人保财险案件来看,均属于上市公司,股权非常明确。转入社保基金理事会后,中央汇金和财政部仍是其控股股东,其上市金融公司的盈利正常。

将国有资产转移到社会保障并非易事。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中心特别工作组组长王浩表示,一些地方国有企业的股权结构相对分散。虽然国有资本是最大的股东,但尚未达到持股的地位,然后转让了10%的国有股。这可能会导致国有股失控的问题。非上市国有企业的定价复杂,国有股的价格转移,锁定期后价格降低。

2017年,国家资助的社会保障实施计划明确。社会保障基金和其他承诺实体充当金融投资者。它们不会干扰企业的日常生产和经营。一般来说,他们不会将董事发送给企业。所得款项主要来自股权分红。对于国有股转让,他们应履行超过一年的禁售期义务。

财政部资产管理司司长卢庆平最近也表示,转让不会改变现有的国有资产管理体系,社会保障基金和其他承诺实体,作为长期金融投资者,主要通过股权分红获得收益,不干扰企业的日常生产经营活动。

虽然很明显,作为金融投资者,主要通过分红来获取收益,社保基金仍然有权处置国有股。根据市场分析,这实际上为减少国有股和进行资本运作留出了一定的政策空间。

王伟还表示,一方面要把国有资本收益的比例提高到公共财政。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到2020年,这一比例应提高到30%;另一方面,10%的国有资产应转入社会保障和社会保障基金。股息红利利润这种双重红利可能会增加国有企业的负担。

“一些中央企业处于亏损状态。即使转移资本,也很难实现分红。一些国有企业抵押给银行,或处于司法冻结状态。产权不是很明确此外,并购,兼并和收购等改革。在推进过程中,国有资产的转移需要与这些任务联系起来。因此,国有资产的转让不可能一批完成。“温宗禹指出。”

从本地实践的角度来看,除了2018年试行的浙江和云南外,山东还明确将30%的国有资产用于社会保障。安徽,四川等省也出台了相应的计划。

“地方国有资产的转移也面临一些问题。中西部地区的养老金压力相对较大。东部沿海省份没有养老金支付。不同地区的国有资产质量和规模差异很大。温国裕指出,转让国有资产以丰富社会保障的积极性因地而异。“

对于各种操作问题,将有指导指导。卢庆平说,财政部会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税务总局和中国证监会加强协调,起草了一份文件全面推进转移业务。最近,它将提交国务院批准,并将发布和实施。

股息分红能带来多少钱?

根据2017年国有社会保障基金实施计划,中央企业将被锁定在“大中型企业”,“公益,文化,政策金融机构”将被淘汰。转入中央企业的数量不会超过120个。2019年,共有59个中央企业转入资产,占可转让中央企业数量的一半以上。

中央企业覆盖率超过一半,但总资本仅为6600亿元,与市场预期相差不远。根据财政部的最新数据,中央企业(不包括国有金融企业)的所有者权益约为27万。如果粗略计算,10%的股权资本将具有2.7万亿的规模。

当然,中国养老基金的年度支付和支付仍然存在余额,没有支付问题。国有资本6600亿元,通过资本运作,投资利润,价值保值和增值等方式,未来资产规模有望扩大。

在社会保障减少的背景下,为确保各地全额支付养老金,中央政府已经安排了一系列安排,包括增加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中央调整,增加各级财政投入,扩大和加强战略储备基金。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一再强调要发挥“组合拳”,增强养老基金的支持能力,促进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发展。其中,包括稳步推进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和发展,我们将及时研究和完善多付和长期支付的激励机制,加强养老保险支出管理,继续做好工作。在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和运作。

行业专家也有许多共识。仅仅依靠国有资产的转移是不够的。需要促进更多基础改革。但是,如何改革养老保险,引发很多声音争议。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与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德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养老保险的财政补贴逐年增加,但这是不可持续的。为实现养老金的长期可持续性,采取各种政策,包括扩大社会保障覆盖面和提高养老金水平,必须考虑长期影响和平衡精算。

文宗玉说,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养老保险的改革应该加快,国有资产向社会保障的转移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但远远不够。从公众的角度来看,建立多付激励机制应该是一种激励机制。这要求公众真正理解并愿意参与。政策制定必须平衡公平,提高社会保障基金管理的透明度。

常富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