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金融改革 筑牢发展根基

国内新闻 阅读(1437)


深化金融改革,建立坚实的发展基础

“金融时报”

王一彤

经济和贸易摩擦的阴云笼罩着中国和世界。随着不确定性的增加,中国经济面临着相当大的外部风险和下行压力。作为前沿金融业,我们应该如何应对经济和贸易摩擦带来的风险和挑战?

深化金融改革始终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持续的结构和体制改革将有助于为金融业的良好运作,风险抵抗和经济增长奠定基础。

了解风险的起源将有助于我们理解改革的重要性。今年以来,国内外风险和挑战显着增加。目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和挑战。目前,内外不确定性带来三大风险:经贸摩擦导致汇率短期调整,消费和制造业投资增长放缓,中小发展势头减弱 - 大型企业。虽然反周期监管可以缓解上述问题,但结构性矛盾本质上需要结构性改革才能根除,而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应该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首先,近期人民币汇率的短期调整是金融市场对意外宣布美国关税措施超出预期的自发反应。从长远来看,市场化改革是提高人民币汇率弹性的根本手段。只有不断改革才能使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和调整方式更加以市场为导向,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不断提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近日写道,中国经济的复苏力和潜力为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虽然人民币汇率将受到贸易摩擦等外部冲击的影响,但不会无序贬值,外汇市场将在短暂的震荡后最终回归基地。在这方面,我们将继续实施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参照一篮子货币进行调整,坚持推进市场化的汇率改革,完善汇率形成机制,并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维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

其次,国内需求的变化主要体现在消费和制造业投资上。在中国第二季度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目前制造业投资和私人投资的增长已经放缓。经济增长高度依赖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经济内生增长势头需要进一步增强。数据显示,2018年初中国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同比增长率降至个位数,并在今年4月达到7.2%的新低。在固定资产投资方面,已完成资产的累计同比增长率从2019年3月的6.3%下降至6月的5.8%。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制造业投资增长下降。随着去年固定资产重组的结束,制造业投资增长率已从2018年底的9.5%下降至2019年4月的2.5%,并且仅在6月份上升至3.6%。在进出口贸易方面,今年前7个月,中国出口额为9.48万亿元,同比增长6.7%;进口7.93万亿元,增长1.3%。 7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2.74万亿元,增长5.7%,其中出口1.53万亿元,增长10.3%;进口额为1.21万亿元,同比增长0.4%。进出口同比增长率相对较低,应与消费和投资增长下降有关。为了促进消费和投资,我们必须依靠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

从财务角度看,有必要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制造业和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并在关键领域提供金融服务,如支持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和消除产能过剩。并增加养老金,教育和健康。为新的消费领域提供财政支持。协调京津冀协调发展,“一带一路”,西部大开发,长江经济带,军民融合,振兴国家。按照“作为城市政策”的基本原则,将实施房地产管理机制,不会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深化这些改革是金融推动消费和制造业投资,增强经济增长内在动力的责任。

最后,要加强中小企业的发展势头,有必要进一步深化金融供给方的结构性改革。中国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认为,目前企业生产投资趋于谨慎。最新公布的社会融资和信贷数据显示,7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1.06万亿元,新增社会融资1.01万亿元,均弱于预期。虽然存在季节性因素,但从结构上看,企业短期贷款的减少反映了企业贷款需求的减弱;由于市场环境,银行的风险偏好也有所下降。

从长远来看,振兴企业的生产经营还取决于金融供给方的结构改革。一方面,利率市场化改革将进一步加快。完善贷款市场利率形成机制,发挥贷款市场利率对实际利率形成的指导作用,有利于促进小额实际利率的降低。微型企业,从而企业的融资成本;另一方面,金融体系的调整和优化,重点是优化融资结构和金融机构体系,市场体系,产品体系,构建多层次,覆盖面广,差异化的银行体系,建立资本市场具有更丰富的水平和更强的融资功能,这也将加强金融发展,帮助企业提振需求的动力。

归根结底,只有强劲的内需,繁荣的国内市场和丰富的业务发展势头才能为抵御内外部风险奠定基础,这与深化金融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密不可分。

主编:覃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