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现实版「盗梦空间」——雷安德罗·埃利希的幻象解蔽

国内新闻 阅读(1920)

就像北京炎热的夏天一样,公众对特别展览“Leandro Ehrlich:太黑暗的境界”的兴趣不断升温。今天是“Toxue王国”的第一个周末。我们的展馆迎来了展览的巅峰。访客人数已超过10,000人。感谢观众,朋友们仍在耐心地等待着天空!

为了确保参观者的安全和展品的安全,我们的图书馆将根据现场情况引导观众。我希望你明白。建议时间允许的观众在工作日或晚上参观博物馆。

展览现场

作为“空间叙述者”,Ray Andro Ehrlich善于通过镜面反射,窗口透明度,光线投射,隐藏叠加等来塑造空间,并且在小说和重建中充满了隐喻和投射。

传统艺术美学通常将审美对象视为与“我”相距一定距离的对象。在作品面前,观众只能依靠思维活动的参与,屈服于作品意义空间中再创作的局限。在雷安的创作中,艺术作品不再仅仅是一个严格的“出口者”,而是一种近乎美学距离的“开放”的吸引人的结构,并引导主体干预作品。观众在审美体验的过程中与艺术品互动,并影响和改变作品本身的呈现。最后,观众通过直觉,娱乐,沉浸,反思等美学体验与作品分离。

Ryan的艺术不再是传统的“静态美学”模式,也不仅仅是“不说话的艺术”。因此,观众不再像传统方式那样“走开”,而是参与其中,“跟随它“。

根据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法国哲学家让 - 吕克马里昂指出,“凝视”的意思实际上是持续监视,通过眼睛占有(Teniràl'oeil)。事实上,正如马里昂所说,凝视作为一种“看见”,有许多含义和可能性,例如,“把目光投向对手”。观察者采取被看见的人的位置,并且所揭示的现象反过来成为一种表现形式。通过这种主动 - 被动的相互启示,人们可以更深入地进行自我检查。

?督淌摇肥恰毒穹治鍪Φ陌旃摇返男掳姹尽H鸲髟?20世纪80年代以北京典型的高中课堂为基础。通过这个空荡荡的教室前面的镜子,观众可以看到自己的。投影出现在设备的真实空间中。

在《教室》中,当观众在投影中连接到自己的眼睛时,它似乎符合艺术品中的人物。此时,观看行为已经逆转:观众被观看,盯着并融入艺术作品中。在凝视的相互捕捉中,现实和幻觉被反复颠倒。在这种微妙的平衡下,观者以动态,多维的观看方式将自己置于特定的环境中,不断进行自我检查和检查,观众的自我意识开始溢出。

Ray Andro Ehrlich也在《迷失花园》中使用了这个位移和凝视。在这个由金属框架,砖块,窗户,镜子,荧光灯和人造植物组成的室内空间中,观众可以通过中国古典园林的窗户看到各种绿色植物。通过玻璃,观察者可以从他的对角线看到他的图像被反射在完全不同的位置。

雷安德罗埃利希(Ray Andro Ehrlich)在二元对立范式中克服了矛盾和纠缠,以更敏感的方式思考自我主体的情况。自我与空间,自我与他人,自我与自我之间的关系,作为主体的关系,也反映了主体的所有不相容性,矛盾性和多元性。

在艺术作品中,“镜子”的元素通常具有“画中画”的象征功能。在“正面和反面打印”的方式中,它创造了差异,创造了距离,并创造了一个双重空间。镜像是对象的划分和对象的身份;镜像既是虚幻的,也证实了外在的现实。在镜子里,我是另一个自我,变成了另一个,既相似又不同,既熟悉又陌生,但镜子是以“对称”和“对立”的方式建造的,并且确定了一个平坦的空间。存在的缺席和共生形式。镜像是外部和内部,相同和分裂,真实和虚幻,自我和其他,存在和缺席,共享和共享矛盾的结合。

在《试衣间》中,Ray Andro Ehrlich使用镜子来构建多个场景的视觉兴趣。观众在镜子前面的自我凝视意味着一个场景,对于这项工作,行为本身就是一个场景。 Ray Andro Ehrlich用这个场景创造了一个有意义且混乱的混乱。观察者的自我注视被多个空间的折射重复地确定和锁定。观众彼此分开并彼此融合,并且被隐藏在看不见的视觉中。

除了视觉效果,意识层面的镜像可能更为深刻。根据拉康的观点,正是由于对镜像的误解,人们才在想象中建立了自我意识。使用镜子的元素,Ray Andro Ehrlich将作品的空间描绘成具有萨特哲学意义的环境,以便观众不断地意识到他的存在。自我意识是人类与其他动物之间非常重要的差异,构成了人类精神世界的开端。镜子是“具有普遍魔力的工具。它将事物变成场景,将事物变成事物,将事物变成其他事物,并将其他事物变成自我。”人们对自我的探索并没有停止,主体对自我认知的想象永远不可能与形象的现实相一致,从此身体就陷入了追求自我形象的境地。

Ray Andro Ehrlich强调生活的“陌生化”,善于重新诠释日常生活,并不断提出有关我们熟悉的事物和观察机制的新问题。在Ryan的创作中,日常物品不再仅仅是物质形式,而是成为可以解构的观察媒介。人们可以重新思考创作的多样性:在日常生活中,有无数的异质媒体充满了视觉隐喻,如何在统一的范畴内对抗和对话,相互分裂,相互获取。

因此,在《电梯游说》中,电梯门成为画框。画中的人物生动逼真。在真正的电梯后面放置一个巨大的LED屏幕,并且循环播放不同的场景。电梯的物质元素已经从日常生活中带到了一个新的层面,我们通常的观察和思考方式已被冲走。

在《日间的白亮航班,夜晚的暗黑航班》和《全球快车》中,窗口成为帧。由于视觉限制,图片也在流动,不会冻结和停滞。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Leandro Ehrlich不仅在观众和作品之间建立了对话,而且在作品本身之间也有对话和回声。本次展览中的一些作品按照特定的顺序排列,通过“小说”或“剧本”的叙事逻辑联系起来,使观众能够阅读和反思,最后完成自我探索和解读。 Leandro Ehrlich的作品没有最终空间或时间终止,因为他们在绘画前总是与真实空间接触。这些大型装置艺术在不同的地方反复观看,反复自我构建并融入新的背景,这种互动将继续下去。从这个角度来看,Rayan的作品具有无穷的生命力。

展览详情

这种虚幻的,解构的,颠覆性的视觉艺术世界

“太虚拟世界”等着你去看!

(展览期间周一不关闭)

提示

由于学院的临时工作安排,一天中的某一天将在7月22日(星期一)当天关闭,夜间将开放。营业时间为17: 00-21: 00(最新入场时间为20: 30)。其他日期不变,请合理安排您的参观时间!

1.成人平日门票:108元(周一至周五,周末和晚上不可用)

2.成人票:128元(一般用途,晚上不可用)

3.双程票:168元(晚上不可用)

4.三张门票:238元(晚上不可用)

5.折扣票:60元(参见“促销票使用规则”一文供人群使用,当晚不可用)

6.夜票:88元(星期一,7月11日 - 8月25日,18日: 30-21: 00,20日: 30停止入场)

7.团体票:购买10人,每人88元,只有博物馆前台扫码才能购买

票务信息

1.使用电子票券到中央美术学院前台,验证纸质票据的兑换,一人一票,单票入场,玩完后不能再次进入。

2.身高不足1.2米的儿童可以免费参加展览,必须由成人陪同。一名成人只允许陪同同一个自由的孩子。

3.如果游客达到高峰,可以实施限制流量展览;请观众关注现场。

4.如遇特殊活动价格波动,展览信息临时变更,夜间开放日期调整等,请参阅中央美术学院官方网站和售票处。在观众成功购买门票后,他们被视为已经详细阅读了相关说明,并默认同意展览的所有相关规定。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拥有最终解释权。

http://www.whgcjx.com/bdsbgaSYp.html